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行业动态

优秀人才最优惠,平庸之人最昂贵

一位三线城市创业者的独白:微信小程序让我感觉“熬到头了”

2019-2-12 19:01| 发布者: HainaTec| 查看: 1435| 评论: 0|原作者: 王玄璇|来自: 中国企业家杂志

大年初三,南昌699文化创意园格外空荡、安静,我和老哈从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大楼后门,进了他的办公室。4年前认识老哈时,他刚开始创业,做了一个以图片社交为核心的本地生活社区,如今这一APP早已不再更新,公司两次面临解散,几经转型后,形成现在广告营销与本地生活导购两大主营业务。

老哈摆开茶具,边烧水边说,早期对APP的执念是他最大的失误。这一APP倡导“发现好的生活方式”,由团队编辑和用户上传店铺的图文及推荐理由。2015年秋天,已经有不少热爱生活的年轻人在这上面分享吃喝玩乐的好去处,发照片、定位、打标签,或进行进一步社交。

但实际上公司那时没有任何盈利模式,让商家进行付费推广或佣金分成的预想难以实现。“当时不是做APP的好时机,商家都会上线美团,但不愿意为一家本地的APP买单。而在南昌这个‘3.5线’城市,白领不多,很难像上海的YHOUSE做得那么大。”

当启动资金见底,项目难以为继,老哈发了一条朋友圈:项目没钱了,准备解散团队回家过年。几名企业家朋友看到这条朋友圈,对他说“别不做了,我来投资”。这笔投资让团队活了下来,老哈马上给老家的妈妈打了个电话:“我先不回去了,公司还能继续做。”

拿到融资之后,项目得以继续运营,但盈利问题仍然没有解决。当越来越多喜欢拍照、晒图与探索新店的文艺女青年被吸引而来时,一位投资人提醒老哈,你会被她们“害死”。后来老哈反思,“因为你会沉浸在自己塑造的这件事中,还觉得自己真的不错,但其实这群用户不是真正的消费者。她们挑剔,而且不会为你买单。”

老哈自嘲“在情怀这件事上吃了很多亏”,看了太多关于旅游、人文的书,坚持做一个内容精良的APP,但对商业价值缺乏思考。对APP的坚持也让团队错过了运营微信公号的最佳时间。在项目上线前,已经通过相关微信公号积累了不少粉丝,但团队没有大力探索微信公号的商业化,而是把微信作为一个内容输出与积累用户的途径。

又坚持了一年,融来的钱再次难以为继,公司面临第二次解散。“我们为什么不试试自己养活自己?”有几个员工提出来。活下来,成为团队最重要的目标。结合自身的内容及营销优势,老哈决定转型做广告策划。2017、2018年两年时间,老哈和他的团队为麦当劳、滴滴、OPPO、vivo等公司策划了多场营销活动,实现了盈利。

老哈不愿意放弃对内容的追求,在依靠广告营销活下来的同时,团队继续运营微信公众号,分享关于城市、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公众号变成一个承载团队情怀的东西,有次为了写一篇关于火车站的文章,负责人员搜集资料、实地探访,前后花了近一个月时间。

“好玩”是挂在老哈嘴边的一个词:写一些好玩的文章,做一些好玩的策划。在南昌街头,经常有阿姨端着大盆卖凉拌藕片,团队就做了一个项目,为一些十几年都在某个地方卖藕片的阿姨重新设计LOGO及摊位风格。这些好玩的策划为找来大公司合作奠定了基础,“与大公司合作,他们不期待我们能带来多少流量,重要的是我们玩出些不一样的东西。比如滴滴的推广,我们策划了一个面向儿童的滴滴驾校,很多小孩买票来‘考’科目一、二、三。”

广告让公司活了下来,但老哈仍然想做本地生活服务。微信小程序的诞生让他感觉“熬到头了”——小程序打开了老哈做本地生活服务的大门。

早在小程序出来不久之后,团队便做了一个叫“晚安计划”的小程序,每个人睡前可以发一段语音,自己听或者别人听。做完后团队就没有管这事了,一段时间后再看,竟然有不少用户在用。由于团队当时的首要目标是通过广告活下去,就没有在这个小程序上费更大功夫。

2018年5月,公司上线了电商小程序,售卖精选店铺的团购套餐。小程序项目上线最初一个月,老哈停止了广告业务,团队30多人全扑到这一项目上。通过老熟人,老哈拿到部分店铺的优惠价格进行售卖,打出了包括自助餐在内的几个爆款项目。“有的店刚开店时和我们合作,亏钱卖了几千份套餐,吸引来用户后,第一个月亏的钱没多久就赚回来了。”有时候商家不愿意合作,公司就先花钱买下这些套餐,再销售出去。第一个月的销售目标达到了预期,团队在确定这件事能做之后,又慢慢捡起了以前的广告业务,两条腿走路。

和老哈一样,各城市的区域互联网创业者每年会聚在一起开两次会。小程序是最近几次会议的重点内容,他们管张小龙叫“祖师爷”。“小程序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挖掘,至少有三五年周期值得去拼一下。如果在本地把品牌塑造起来,做电商、内容、分类信息,影响力就会很大。”老哈也承认,本地服务要复制到外地很难,聚拢本地资源是首要任务。

老哈来南昌上大学,在南昌生活了十几年。他大学的专业是电子商务,“当时这个专业刚起来,听着名字觉得很厉害”。毕业后,老哈加入了提供本地消费信息服务的南昌地宝网,干了五年后选择离开。

之前在地宝网的一次投资合作中,老哈与我的高中同学小熊成为了好友,90后小熊的学习能力和知识体系让85后的老哈感到惊讶,他半开玩笑地说,在本地做这行的人都是“土包子”,很多公司死于粗暴的管理方式。他喜欢“终身成长”这一概念,去混沌大学学习。他和我分享梁宁的文章,告诉我要形成自己的认识。对于罗辑思维等知识付费类应用,老哈觉得“太碎片化,需要系统性学习一些东西”。

在699创意园内,老哈带我看他们经常举办活动的一个广场。在创业氛围并不浓厚的南昌,这个坐落在老城区的创意园就像是北京798的一个缩小版。文化、食品、互联网公司都有,几座高楼被标上BAT的名字。老哈2019年的计划是再招些人,继续现在的业务,并重启夭折的社区项目。在情怀上栽了跟头的老哈说,自己现在成长了很多,不再那么固执,经常觉得昨天的决定是错的,走岔了也不要紧,还是这群人,及时调整就好。
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咨询热线
0473-6109550
售后服务热线
0473-2020208
返回顶部